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运营 > 全球要闻 >

2020接着谈!韩美能否就第11份防卫费分担达成协

2019-12-31 09:06全球要闻 人已围观

简介中新网12月31日电(刘淙)在大家都期盼着新年到来的时候,驻韩美军基地的韩国员工可能高兴不起来2020年,他们或将面临留职停薪的境遇。 2019年的最后一天,原本是韩美第10份《防卫费...

中新网12月31日电(刘淙)在大家都期盼着新年到来的时候,驻韩美军基地的韩国员工可能高兴不起来——2020年,他们或将面临留职停薪的境遇。

2019年的最后一天,原本是韩美第10份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到期的日子,然而,距离新的协定签署似乎还遥遥无期。美方曾威胁称,若新的协定在明年3月前仍未能签订,将不再向驻韩美军基地的韩国职员发放工资。

这份协定究竟是什么?又为何会让韩美这对盟友之间频繁“对呛”?

当地时间2013年5月30日,韩国京畿道涟川郡,韩美联合司令部进行了渡河演习。

韩美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是什么?

自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后,美国一直在韩国派驻军队,现有驻韩美军大约2.9万人。

中共中央党校教授、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张琏瑰在接受中新网记者的采访时表示,当时,美军在韩国驻扎是具有双重任务的,一方面提防朝鲜打韩国,一方面是不让韩国打朝鲜。之后,韩国始终依靠美国这个“保护伞”来保护它。

而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,便是美国与韩国签订的关于驻韩美军驻扎费用的分担协定。韩美自1991年签署首份防卫费分担协定以来,迄今为止共签署了10份协定。

驻韩美军防卫费,主要用于驻韩美军所在各个军事基地的内部建设费用、军需后勤物资费用、韩国劳务人员开支等。

双方在每签订一次新的协定前,都要进行会谈磋商,称为防卫费分担会谈。而随着一份又一份协定的签署,美方要求韩方分担的费用也呈逐年上升的趋势。

当地时间2014年2月7日,驻韩美军在釜山港第8码头进行第一装甲师团所用装备的运输工作。

漫天要价,“保护费”为何一年比一年高?

2014年,韩美签订的第9份分担协定为期5年,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。

之后,围绕第10份协定,韩美双方谈判耗时近一年,费尽周折。在第10轮谈判中,美国提议将协定有效期从5年缩减至1年。韩国认为协定一直是5年一签,改为1年一签不合常规。

直到韩美双方通过10次正式会议和多个外交渠道进行紧密磋商,才终于就协定达成一致,于2018年初签订第10份协定,且有效期仅为1年。

根据第10份协定,韩方承担的防卫费为1.0389万亿韩元(约合8.7亿美元),较2018年上升8.2%。

而韩美围绕防卫费分担比例的分歧,在第11份协定的磋商中,更为明显。韩媒报道称,美国要求韩国2020年将防卫费分担额上调至50亿美元,较2019年韩方分担额增加了大约5倍。

为何美国的“保护费”一年比一年贵?

此前,美国总统特朗普疑似向韩国施压称,“若要美军继续驻扎韩国,韩国应更公正地分担防卫费。”

张琏瑰指出,特朗普上台后,他认为美国军队在韩国驻扎纯粹是为了保护韩国,这样的话“美国是吃了大亏”,既然是保护韩国,韩国就必须多拿钱。

“韩美同盟关系牢不可破,而韩国是个富有的国家,能够而且应该承担更多费用”。在防卫费谈判期间,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曾这样说道。

资料图:韩国东豆川美国陆军基地内,大约250名美军士兵进行军事技能训练。

历经五轮谈判,分歧仍难了

从9月至今,韩美已就第11份防卫费分担协定进行了五轮协商。双方在立场上仍有较大分歧,难达一致。

第一轮协商

日期:9月24日-25日

分歧:美方要求大幅上调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金。

第二轮协商

日期:10月23日-24日

分歧:现行《驻韩美军地位协定》规定,韩方分担金用于支付驻韩美军韩籍雇员工资、各种美军基地建设费用、军需后勤这三个项目,而美方要求韩方承担驻韩美军补贴、出动战略武器费用等新项目,韩方对此持反对立场。

第三轮协商

日期:11月18日-19日

分歧: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表示,韩方需承担更多的防卫费。因双方分歧较大,美方提前中断了谈判,谈判仅进行了30分钟就宣告破裂。

第四轮协商

日期:12月3日-4日

分歧:韩国一位政府官员表示,美国尚未调整要求金额。韩方一直强调,防卫费分担金要在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框架内进行协商,主张小幅上调。

第五轮协商

日期:12月17日-18日

分歧:美国防卫费分担谈判代表德哈特在谈判结束后表示,韩国需分担有可能部署于朝鲜半岛的驻外美军费用。对此,韩方称,无法接受美方的要求,不能分担驻外美军的费用,美国并未遵守实行长达28年的韩美防卫费协定的内容。

资料图:韩国东豆川美国陆军基地内,美军士兵进行军事技能训练。

遭波及,驻韩美军基地韩国员工可能没工资?

驻韩美军的立场是,如果2020年3月底前也未能达成协议,从4月开始,将不再支付在美军军营工作的韩国员工的工资,这些员工不得不被留职停薪。

韩国全国驻韩美军工会委员长崔应植于2016年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当时为驻韩美军工作的韩国职员约有1.2万名,一般行政或技术业务中,75%的工作都是由韩国职员完成的。

然而,韩国职员没有食堂,需要自己买盒饭或者做饭吃。基地里的体育馆、健身房、图书馆等设施,也禁止韩国职员出入。因为一切都以美军“优先”。而防卫费分担金也是为美军和其家属的军事建设费,并未用于为韩国职员提供福利。

张琏瑰认为,美方做出“撤军”、“不发工资”等威胁,这都是在给韩国政府施压。

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专家时永明在接受中新网记者的采访时称,这个协定的协商,绝不是单单一个军费的问题。如果韩国这次接受了美方的“漫天要价”,那么,以后美国的要价或会越来越多。不仅是在经济上,之后可能还会要求韩国参加各种美国的军事战略行动等。

那么,这第11份韩美防卫费分担协定的谈判,将如何收场?

当地时间2015年3月30日,韩国浦项市,韩美军队举行联合登陆演习。

2020接着谈,第六轮协商能否有结果?

在此前进行的第五轮谈判中,韩美双方决定,将于2020年1月开启第六轮谈判。

虽然未能在2019年内达成防卫费分担协定,但到2020年初为止,驻韩美军可动用自身预算。第10份韩美防卫费分担协定于2019年2月缔结,所以仍有时间余地。但如果在2020年3月以前,韩美两国仍未能达成协议,问题将变得更为复杂。

就此,张琏瑰认为,不出意外,韩美将于明年初达成协议。最后可能是美国让步,也可能韩国让步。“说到底,这是韩美在盟友关系下,一种利益上的分割,他们不会谈崩,最终,无论如何也会达成协定。”

时永明也表示,只要两国同盟关系还在,这个协定就必须达成,只是时间可能会比预定时间晚点。另外,美国先做出“降价”让步的可能性较大。

在第五轮谈判后,美国国务院首席助理德哈特称,“我们一直在调整(要求金额),并进行了折中。我们达成协议的数字与最初提议的数字非常不同”。由此看来,美方似乎已有降低要求金额的意向,不知韩美两国的分歧能否在第六轮谈判中缩小。(完)

Tags: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本栏推荐
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240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